缘来缘去终会散,一念花开是往生!(深度好文

缘来缘去终会散,一念花开是往生!(深度好文

时间:2020-03-26 12:50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人间有团圆,就会有别离。

别离,是冬去春来的无上欢喜,是夕阳西下的残留绯红,也是百花凋零的瞬间枯萎。

别离,是此生的刹那芳华,是走过的千山万水,也是眼底的万般颜色。如蜻蜓点水般,来去皆悄无踪影。

别离,是你,是我,在这凡尘里最后的显像。如衣袖里的云彩,轻轻挥一挥,便令天地都黯然失色。

我曾沉溺在相逢的喜悦里不胜欣喜,以为就这样长长久久。不想,顷刻转身,便是最久的别离。

杜甫有诗云:

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”

自古多战事,国破家亡,却山河依旧,人别离。

无论是过去的硝烟,还是如今的灾厄,一旦经临,便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。

天灾人祸,乃是业力圆满的呈现。

人类渺小如斯,被这股无明的强大力量牵引着,经受生老病死的轮回考验。

而以我们绵薄之力,根本无法解众生之业。我们不得不承受,因此带来的别离之苦。

一场国难,令至亲分离。一场疾病,令至爱忧思。

万物皆有灵性,就连花鸟,也都因为我们的苦痛,而有了伤感之情。这个春天来得迟,娇而不艳,却也蓄势待发。

别离虽苦,却有重逢,也有寄托。

古时战乱人潦倒,一封家书抵万金。

昔日,战士为保家国平安,远赴沙场,与爱人别离。年岁动荡,不得相见,唯修家书一封,以寄情思。彼时一封家书,可抵万金。是战士的思乡之情,也是爱人的寥寥期盼。

如今灾厄满城走,一份信念抗万难。

当下,众将为保世人安危,直奔灾区,与亲人别离。

现世安稳,亦不得相见,只凭心中信念,以求平安。一份信念,可挡万难,是将士的自身使命,也是我们的美好祝福。

别离过后,终会重逢,亦会相守。

纵有生命逝去,也不过是在今生的暂时告别。肉身陨灭,灵魂不散。

别离,是生命的逝去,亦是灵魂的消融。

网剧《灵魂摆渡》里,冥王茶茶曾告诫鬼差赵吏:

“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,会刻在灵魂里。”

赵吏,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遗失许久的灵魂。只因一个人的灵魂里,藏着他的来历、过往、与情感之爱。

没有灵魂,令他无法同过去告别。没有灵魂,他连别离都不曾拥有。

每一年,我们都会同过去的一年告别,与之建立一场永久的别离。但这种对岁月的告别,是为了令我们和余生更好地相见。

不断地别离,是一种灵魂的消融。而灵魂的消融,亦是光阴不断地沉淀与发酵的过程。

肉身即空相,即幻象。一旦腐坏,便是永世的别离,去而不返。

灵魂是意识,是信念。即便离开,出凡尘却入轮回,周而复始。

人生六苦,皆入轮回。生老病死,皆是别离。

其中,生离与死别,是别离里最无奈的两极分化。

生离,是肉体虽然鲜活,却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,于情感之上,不得不分离。彼此之间,只能建立灵魂上的某种联系,却无法在一处相见。

死别,是一方生命突然的终结,肉体消散于无形,令对方承受灵魂上的分离。彼此之间,再无任何可建立的联系。

前者易伤心,后者易伤痛。

故人生在世,别离最是伤情,却又无可避免。唯有将其当作是寻常的缘份使然。缘来缘去终会散,一念花开是往生。

我们这一生,若有别离,是幸事。

短暂的别离里,充满了对再度重逢的企盼,还有对未来美好的憧憬。

唐朝韦应物在《寄李儋元锡》里,有曰:

“去年花里逢君别,今日花开已一年。闻道欲来相问讯,西楼望月几回圆。”

去年花开时节与君离别,如今日期已满一年。听说你要来此与我相见,我在西楼眺望,几度看到明月园。

别离之时,倍感伤情。

重逢之际,倍增喜悦。

当与故人重逢,我们满心欢喜。即便寒冬凛冽,依觉如沐春风。看花花儿艳,看月月儿圆,看水是碧波。

别离过后,我们亦知世事无常,更能懂得相聚的珍贵。别离是因,相聚是果,有因必有果,这是因缘,也是宿命。

人类,是趋利避害的生物。

见过丑,方知美。看到恶,方觉善。经过死,才贪生。有过别离,才懂珍惜。

别离,是我们命中注定的劫数。我们只需渡劫,无须惧怕。

同相遇一般,别离也是一种不朽的缘份。

若别离是善缘,我们终将修得善果,一世静好。若别离是恶缘,只愿我们此生渡劫成功,来世不复相见。

一如晏几道所云:

“离多最是,东西流水,终解两相逢。”

若是两人缘份浅薄,聚少离多,终将东流西走,解了这相逢之情,彼此再无牵连。

只愿世间所有的别离,都恰逢其时,终有重逢之日。

是生是死,了无挂碍,缘起缘灭,皆为善果。